瓴空

【喻黄】弄巧成拙[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阿黄!

钧窑笔洗:

#就,一个和亲友不小心提起的,奇奇怪怪的脑洞#


#时间线青训营 一个误会#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已经丧失了写文的能力【崩溃地说#


 


01.


 


  黄少天端着餐盘坐下来的时候,留意到了郑轩在一旁投过来的复杂目光。


  他抬眼回望过去,神情疑惑:“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屎?”


  “……”郑轩默默调开目光:“没有。”


  过了一会儿视线转回来,对着黄少天欲言又止:“我今天来食堂的路上看见喻文州了……”


  


  黄少天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一秒钟后若无其事地低下头,状似随意地问上一句:“嗯,你看见了吊车尾,然后呢?”


  “然后……”郑轩挠了挠头,有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然后什么?”黄少天用筷子敲了敲碗沿,一脸严肃:“好好说话别大喘气。”


  “……”郑轩翻个白眼,摇摇头叹了口气,十分利索地把剩下的后半句话补完:“然后我就听见喻文州叫你阿黄了。”


  黄少天震惊:“什么?!”


“今天去食堂的时候,你不是走在喻文州前面吗,”郑轩道:“我恰好又走在喻文州后面,就看见他走到食堂那棵树边的时候,突然喊了一声‘阿黄’。”


“语气听起来……还挺自然的。”


“那个时候前面除了你没别人了,所以他是在叫你的……吧?”


“但是你没回头,好像是因为没有听见?”


 


“咔擦”一声,黄少天夹断了他碗里的一根秋葵。


“阿,阿黄?”


 


02.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可能脑袋有问题。


  身为蓝雨的未来之星,他在青训营里的称呼其实蛮多的,每天“天哥”“黄少”的被人喊来喊去,日子久了连他自己都有些麻木了。


  ……


  但阿黄是什么鬼?喻文州你喊狗呢?


  


  蓝雨的小剑客被气的不轻,连着隔天训练的时候坐在电脑桌前也不肯安分,逮着训练的空隙就要扭头愤愤地去瞪他斜对面的少年。


  谁知道那个人竟然也像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偏着头朝他看过来,漂亮的眼眸微微弯起。


  黄少天简直见不得他笑,笑那么好看是想干什么?以为笑的好看就会原谅你啊?他眯了眯眼,在心里给喻文州比了个中指——你伤害了我,还试图一笑而过?


  没门。


 


  黄少天说没门,那自然就是真的没门,“阿黄”这个称呼换成谁说都好,他都不会太去计较,但喻文州的话……


  别,想,善,了。


  蹲在去食堂路上的那颗树后面,准备等喻文州一走过来就跳出来截胡然后套麻袋打一顿的黄少天如是想。


 


  偏生那天正午的太阳分外大,炎炎烈日挂在它身后湛蓝的天穹上,黄少天不过在树下蹲了半刻,就已经被灼亮的日光晃的睁不开眼了,他揉着眼睛不高兴地晃了晃脑袋,想喻文州怎么还不来难道手残和脚残都要被他一个人全占了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言灵体质,总之他这个念头才落下去一秒,空阔的道路那头就缓缓走过来了穿着白色T恤的少年。


  黄少天无声冷笑,站起身来眯着眼目测了一下喻文州的步速。


  按照喻文州的这个速度,三秒钟以后他大概就可以冲出去了。


  他在心里默数——


 


  三。


  二。


  ……咦?他怎么不往前走了?


  黄少天愕然,站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去瞧站在树前面的喻文州。


 


  少年站在浓密的树荫里,支离破碎的日光透过繁密的枝叶落了他一身,纤细分明的指骨屈起来轻轻叩了一下黑棕色的树干,眉眼间是干净秀气的柔软笑意:“阿黄。”


  黄少天扒着树干,十分震惊的伸长了脖子:“你怎么知道我在的?!”


  


  “……”


  喻文州抬头看见从树后面把脑袋伸出来的男生的时候,清澄的眸光里止不住淌过一点极细微的讶然。


“你……”他偏了偏头想要说话,才说了一个字就被黄少天不客气地打断。


“你什么你,给别人取这种绰号很有意思吗喻文州?”黄少天鼓了鼓脸颊,一秒进入说教状态:“就算我之前叫过你吊车尾……那又怎样我之后道歉了啊!但是你,你……整天阿黄阿黄的什么意思?你以为你在喊狗啊?!”


  他整个人都在气头上,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地也全说了,等说完一段后停下来歇口气,一抬头就看见对面少年正微微歪着头看他,眉眼间神色半是好笑半是无奈:


“没有在喊狗。”


  黄少天想我他妈当然知道你不是在喊狗。


  下一秒听见少年温温和和的把话补充完整:“是在喊猫。”


“靠!”黄少天简直要炸:“喻文州你什么意思,你别欺人太……”


 


  最后一个“甚”字没来得及出口,被树冠上一声微弱的猫叫给彻彻底底地堵回了嗓子眼。


 


  黄少天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从树干上跳下来然后小碎步踱到喻文州裤脚边磨蹭打滚的淡黄色猫咪。


  喻文州蹲下身去,纤长的食指轻轻搔了搔猫咪的下巴,唇角和眼角都弯起来:“阿黄。”


  似乎是为了应和他的那一声“阿黄”,猫抬起爪子抓了抓柔软的耳朵,轻轻“喵”了一声。


 


  “……………………………………”


  黄少天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耳边“轰”一声巨响,整个人都好像是烟花一般炸开来,一时间从耳垂到脖颈都是薄红的一片。


  他在心里把满嘴跑火车的郑轩鞭尸了一百遍,顺便又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本来就是有够难堪的当下了,偏生喻文州还不肯放过他,抱着猫站起来朝着他笑:“你以为我是在叫你阿黄?”


 


  黄少天这次丢脸都丢到外婆家了,怎么可能有心情去搭理他,梗着脖子把头转到一边,一副死都不要和喻文州说话的架势。


  眼角余光却忍不住往喻文州的方向飘,想要偷偷瞄一眼当事人的表情。


 


  喻文州抱着猫站在原地,歪了歪头对着黄少天看半晌。


  好久,眉目一弯笑起来,柔淡的嗓音里,一点真心实意的苦恼和无奈:


 


  “你怎么会以为我那是在叫你啊。”


  “少天。”




Fin.




和亲友聊天一不小心把阿烦打成了阿黄,满篇的阿黄。


亲友: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举起了冰雨。


我:……………………………………


我:如果喻总也这么喊了,可能阿烦就会原谅我了。


 


我觉得我的逻辑没有毛病:)





The Ring Means All:

喻总!全程捉奸……………太苏了!

转笔狂魔